最高院典型案例:因稅務文書送達違法,逃稅罪改判無罪


編者按:自《刑法修正案(七)》增加了逃稅罪行政前置的規定后,偷逃稅的行刑銜接問題就一直是實務中討論的熱點。2023年10月10日,最高法發布了涉民營企業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保護再審典型案例,第五則為孟某逃稅再審改判無罪的案例,其對逃稅罪第四款的規定作出更為明確的釋義,同時本案系被告人通過檢察院抗訴的形式啟動再審程序,對于保障被告人的司法救濟權利起到良好的示范作用。本文擬從案件切入,對逃稅罪行政前置及再審程序啟動的相關規定進行闡述。

一、典型案例:企業負責人因羈押未收到稅務文書,一審判處逃稅罪,再審改判無罪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孟某系甲公司的實際負責人,2011年10月因涉嫌犯非法經營罪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并進行羈押。2012年7月,公安機關將甲公司在2009至2010年期間房屋銷售款項未進行納稅申報、逃避繳稅的線索移送至稅務機關。同年10月稅務機關作出《稅務行政處理決定書》,責令甲公司于十五日內補繳偷逃稅款22萬余元及滯納金,并于次日送達甲公司工作人員處。因孟某處于被人身羈押狀態,對于稅務處理決定并不知情,而甲公司并未履行稅務處理決定,因此甲公司所屬稅務機關于2012年11月將該案移送公安機關。公安機關于2012年11月對甲公司偷逃稅款的行為展開立案偵查。一周后,檢察機關以孟某犯逃稅罪向A法院提起公訴。

(二)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孟某構成逃稅罪,判處孟某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

孟某未提起上訴,一審判決生效。

判決生效后,市人民檢察院提出無罪抗訴,中級人民法院遂指令當地B人民法院進行異地再審。

B人民法院于2021年12月作出再審判決,宣告孟某無罪。法院認為:“根據刑法第二百零一條規定,納稅人逃避繳納稅款,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本案中,孟某在因為被羈押沒有收到也不知曉該稅務行政處理決定書的情況下,未在規定期限內補繳稅款系非自身原因所致,原審以逃稅罪判處其刑罰,適用法律錯誤。檢察機關抗訴意見成立,再審作出改判,宣告孟某無罪?!?/p>

經上訴審理,中級人民法院2022年3月作出二審裁定,予以維持。

(三)典型意義

本案系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涉民營企業產權和企業家合法權益保護再審典型案例,就本案而言,再審法院對因不知曉稅務處理決定而未能及時補繳稅款和滯納金的孟某依法宣告無罪,糾正了原判錯誤,維護了司法權威;與此同時上級人民檢察院發現下級人民法院作出的生效判決確有錯誤,通過提起抗訴啟動審判監督程序,在檢察院及法院的共同努力下做出了公正的裁判,保障民營企業家合法權益。

二、逃稅案件應行政前置,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納稅人補繳的,不予追究刑責

(一)逃稅案件應先經過稅務機關的處理

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四款規定:“納稅人逃避繳納稅款,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币虼藢嵺`中,一般認為逃稅案件應當先經過稅務機關的處理,如本案中“公安機關將甲公司在2009至2010年期間房屋銷售款項未進行納稅申報、逃避繳稅的線索移至稅務機關”,經稅務機關處理后,當事人仍未履行補繳義務,才將本案再次移送至公安機關。

對于該規定,部分地區司法機關存在理解上的偏差,認為公安機關可以直接立案調查,如《王某逃稅罪一審刑事判決書》中載明:“刑事訴訟法律規范并未規定涉稅類刑事案件須以稅務機關的行政行為為立案偵查的前置要件,公安機關對自行發現的犯罪線索進行調查屬于依法行使偵查權”。

從刑法理論角度出發,結合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四款規定,(逃稅犯罪)應當首先由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處理決定,再根據行為人是否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接受行政處罰,決定是否追究刑事責任,即逃稅案件系稅務行政前置案件。實務中,許多判決認可了上述觀點,如李某逃避繳納稅款再審案,該案再審法院認為:“修訂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四款規定‘有第一款行為,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缎谭ā纷鞒鲞@一修訂的目的一方面是為保護稅收征收管理秩序,有利于稅務機關追繳稅款,另一方面也給予納稅義務人糾正納稅行為的機會,對于維護企業正常經營發展具有重要作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收管理法》的相關規定,稅務部門在發現X公司可能有逃稅行為后,應當先由稅務稽查部門進行稅務檢查,根據檢查結論對納稅人進行納稅追繳或行政處罰,對涉嫌刑事犯罪的納稅人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本案未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即直接移送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并追究X公司和李某的刑事責任,剝奪了納稅義務人糾正納稅行為的權利,沒有經過行政處置程序而由偵查機關直接介入,不符合《刑法》修訂后的立法精神?!惫试撛阂浴皩公司、李某應當適用《刑法》第201條第4款的規定,不予追究刑事責任”為由,改判無罪。

(二)案例:由于稅務機關未依法送達追繳通知,當事人未在規定期限內補繳稅款非自身原因所致,不予追究刑事責任

根據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第四款的規定,當事人在收到稅務機關下達的追繳通知后,履行繳納義務的,可以不予追究刑事責任。但在實踐中,部分法院認可若存在因不可歸咎于當事人的原因而未履行繳納義務的,同樣可以不予追究刑事責任。

如在本案中,再審法院認為稅務機關將文書送達甲公司工作人員處,但孟某因為被羈押沒有收到也不知曉該稅務行政處理決定書,因此其未在規定期限內補繳稅款并非自身原因所致,而是由于稅務機關未依法送達文書所導致的,因此再審法院不予追究當事人逃稅罪的刑事責任。

從送達程序角度出發,根據《稅收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一百零一條第三款的規定:“受送達人是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應當由法人的法定代表人、其他組織的主要負責人或者該法人、組織的財務負責人、負責收件的人簽收。受送達人有代理人的,可以送交其代理人簽收?!笨梢?,法律法規對于稅務文書簽收人的范圍有著明確的限定,向法人送達文書的,應當送達法人的法定代表人、財務負責人或代理人,或是法人負責收件的人簽收,需要注意的是,企業一般的工作人員等并不在法定簽收人范圍之內。本案中,稅務機關將處理決定書送達給甲公司工作人員,明顯違反上述規定,不滿足“稅務機關依法送達追繳通知”。

(三)由于當事人無法控制企業履行補繳義務,不能對拒不履行追繳義務負責,不構成逃稅罪

除了上述由于稅務文書的送達錯誤,構成“當事人未在規定期限內補繳稅款非自身原因所致”之外,華稅此前發表了《實案透析:企業成立逃稅犯罪的,高管能否免予刑事處罰?》一文,披露了一則當事人因卸任而無權控制企業補繳稅款被認定為逃稅罪,二審法院改判無罪的案例。該案中,一審法院對單位負責人張某判處逃稅罪,但二審法院認為負責人在稅務機關下達稅務文書前已卸任,因此無法履行單位稅款追繳義務,故該納稅人不滿足控制企業拒不履行追繳義務的規定,不應以逃稅罪判處,遂判決:“張某喪失了對企業的管理權,不再擔當企業的負責主管人員,不能對拒不履行追繳義務負責,因此不構成逃稅罪?!?/p>

三、一審判決生效后不服的,可申請再審

(一)被告人有權向檢察院申訴,啟動再審

本案中,再審程序的啟動是經由上級檢察院向其同級人民法院抗訴提起的。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的規定:“當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檢察院提出申訴,但是不能停止判決、裁定的執行?!碑斒氯擞袡嘞蚍ㄔ夯驒z察院進行申訴,提起再審?!缎淌略V訟法》第二百五十四條規定了有權啟動再審的主體,包括三類:1)作出生效裁判法院的院長和審判委員會;2)最高人民法院和上級人民法院;3)最高人民檢察院和上級人民檢察院。

對于當事人而言,根據《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五百九十三條的規定:“當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認為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確有錯誤,向人民檢察院申訴的,由作出生效判決、裁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級人民檢察院依法辦理。當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直接向上級人民檢察院申訴的,上級人民檢察院可以交由作出生效判決、裁定的人民法院的同級人民檢察院受理;案情重大、疑難、復雜的,上級人民檢察院可以直接受理。當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對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提出申訴,經人民檢察院復查決定不予抗訴后繼續提出申訴的,上一級人民檢察院應當受理?!碑斒氯丝梢韵蛳铝袡z察院進行申訴:1)作出生效判決法院的同級檢察院;2)作出生效判決法院的上級檢察院;3)最高人民檢察院。

需要提請注意的是,根據《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五百九十四條的規定:“對不服人民法院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的申訴,經兩級人民檢察院辦理且省級人民檢察院已經復查的,如果沒有新的證據,人民檢察院不再復查,但原審被告人可能被宣告無罪或者判決、裁定有其他重大錯誤可能的除外?!睓z察院再審申訴通常為兩次為限,除非有新證據或可能被宣告無罪,及判決、裁定有其他重大錯誤的,當事人應注意申訴程序的限制。

(二)一審判決生效后,當事人保留救濟權利,但阻礙重重

本案中,當事人孟某在收到一審判決后并未提起上訴,而是在未經二審的情況下,直接申請再審。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申請上訴的期限為十日,部分當事人由于自身原因錯過這寶貴的十日時間,但法律程序上其并未喪失司法救濟的權利。對于錯過上訴期間的當事人,若對于裁判結果不予認可,應重視審判監督程序,著手準備相關證據材料,向法院或檢察院提起申訴。

需要提醒讀者注意的是,雖然在程序上一審判決生效后,當事人依然保留申請救濟的權利,但在實踐中,當事人不僅要面對再審立案難的問題,部分法院還會以“當事人放棄上訴的權利”為由駁回再審申請。如《湯某刑事申訴再審審查刑事通知書》中載明:“現你向本院提出申訴,雖主張原審判決事實認定不清,但你在法定上訴期限內未提起上訴,亦未提供客觀上導致你不能行使訴權的合理理由,你放棄法律規定的常規性救濟途徑,即應當承擔該處分行為所導致的失權后果,故對你關于原審判決事實認定不清的主張,本院從程序上應當予以駁回?!币虼?,當事人應重視刑事二審程序,收到刑事裁判文書時,若裁判結果不予認可的,應及時申請上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