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案企業刑事合規整改制度深入發展,稅款250萬或不再是“門檻”


編者按:近日,新華社報道的一起某醫療企業虛開發票并抵扣稅額高達290萬元,通過合規整改實際控制人獲緩刑一案引發關注。這表明,通過單位-負責人分案處理,虛開犯罪合規整改的條件可不受250萬元稅額的約束,法檢共同發力助企業改過自新。有鑒于此,本文將從近期的刑事合規整改案例出發,分析檢察院與法院的涉稅犯罪刑事合規政策動向與實踐,并對刑事合規的程序作出簡要介紹。

合規案例:某醫療器械企業虛開抵扣290萬元,實際控制人獲緩刑

(一)醫療器械企業虛開發票,抵扣稅額290萬元

自2014年起,某醫藥器械銷售公司接受成都某電腦銷售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抵扣稅款高達290余萬元。2020年,兩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移送審查起訴。

(二)挽救實體企業,檢察院開展刑事合規

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檢察院為挽救兩家企業,落實“少捕”“少押”“慎訴”的司法理念,在對該案件進行全面審查并報上級檢察院批準后,對兩家企業開啟合規改革程序。

金牛區檢察院聯合稅務等部門成立合規審查小組,全面核查涉案企業的經營情況及財務報表,亦邀請專業人員走訪企業。在這個過程中,合規審查小組發現,涉案企業存在財務制度松散、員工合規意識弱等問題,故而,提出針對性的整改建議。最后,金牛區檢察院對公開結果組織聽證,涉案企業順利通過評估。

(三)法院確認合規成果,實控人獲得緩刑

2022年11月,該案件依法提起公訴,法院認可了兩家涉案企業的整改成果,對兩家企業的實控人予以緩刑處理,促使企業重獲生機。據新聞報道,涉案醫療器械公司今年上半年銷售收入超過800萬。

(四)小結:涉刑醫藥企業應當積極運用刑事合規

無獨有偶,今年9月,云南某醫藥企業亦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被移送檢察院審查逮捕。與上述案例不同的是,云南醫藥企業未被移送法院。在合規整改考察期屆滿后,檢察院組織公開聽證并召開檢委會專題討論,對涉案企業及人員作出相對不起訴的決定。

綜上,醫藥企業面臨涉稅刑事風險之時,應當積極申請合規整改,爭取檢察院的不起訴決定亦或是獲得法院的減輕、從輕、免予刑事處罰的裁判結果。

檢察機關審查起訴階段涉稅刑事合規之發展

(一)涉稅犯罪開展刑事合規的脈絡梳理及相關規定

我國的刑事合規肇始于2020年3月,最高檢部署了第一批企業合規改革的試點工作,刑事合規由此展開。

采用表格的形成梳理刑事合規的脈絡發現,刑事合規截止到目前為止,在國家層面形成了四個規范性文件,即:《關于建立涉案企業合規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的指導意見(試行)》(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指導意見(試行)>實施細則》《涉案企業合規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專業人員選任管理辦法(試行)》和《涉案企業合規建設、評估和審查辦法(試行)》。

上述文件在規范方面,對刑事合規適用范圍、流程、各方組織的工作職責等方面作出了規定,為刑事合規的開展作出了指引。

接下來,筆者將通過檢索公開案例文書的方式對涉稅犯罪刑事合規實踐展開分析。

(二)涉稅犯罪開展刑事合規的實踐

筆者利用威科先行、元典智庫,在檢察文書欄設置“不起訴”“合規”“危害稅收征管罪”三個檢索條件,剔除無關案例并綜合兩個數據庫的檢索案件,獲取共47份經過合規整改后的不起訴決定書。(特此說明:此次檢索不包括最高檢、各地檢察院公布的典型案例)如圖所示:

從涉案金額角度分析,涉案稅額50萬以下35例,50萬元以上150萬元以下7例,150萬元以上250萬元以下5例。但就目前案件來看,未有超過250萬稅額的虛開案件獲得不起訴決定。

從地區來看,江蘇省占比最高,為48.9%;其次是浙江省,為12.7%。這與江蘇省系第一批刑事合規試點有關。

從涉嫌罪名來看,4件涉嫌虛開發票罪,1件涉嫌持有偽造發票罪,其余42件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從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量刑幅度分析,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定罪量刑標準有關問題的通知》(法〔2018〕226號),虛開犯罪最新定罪量刑標準為:虛開稅款數額5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稅款數額在50萬元以上250萬元以下的,處三到十年有期徒刑。因此,有11起案例的法定刑在第二檔(即三到十年有期徒刑)的區間,但最終獲得了不起訴決定。

(三)小結:在檢察階段積極申請合規

從47起案件來看,大部分是對企業與實際控制人均不起訴。刑事合規對于在檢察階段化解涉稅刑事風險具有重要作用。不僅有利于挽救企業,更助于實際控制人在獲得不起訴后改過自新,主持工作,彌補企業稅務漏洞,實現可持續經濟發展。因此,涉案企業及相關責任人應當積極與檢察機關溝通,充分了解啟動合規整改的程序與條件,爭取合規不起訴的機會。

若在檢察階段涉案企業及責任人喪失合規不起訴的機會,是否意味著其需要受到嚴厲的制裁?接下來,筆者將分析刑事合規在審判環節的變化與發展,從而得到答案。

法院審判環節引入涉案企業刑事合規,有何變化與發展?

(一)審判環節引入涉案企業合規整改的政策動向觀察

自今年3月,原最高檢檢察長張軍履新最高法以來,多次強調法院亦參與涉案企業合規改革中,同檢察機關共同完成。以下是審判環節涉案企業合規整改的動向。

由上述政策動態可知,最高人民法院及各地方法院紛紛參與涉案企業合規改革,刑事合規政策正在向審判階段拓展。

(二)審判階段涉稅犯罪合規整改的實踐

在《人民法院開展涉案企業合規改革的調研報告》中顯示,2023年度上半年,全國法院共辦理涉企合規案件508件,一審階段合規案件495件,二審階段合規案件13件,同時,單位犯罪案件適用比例占到已審理案件的70.15%。

就涉稅犯罪合規整改來看,在實踐中,人民法院報曾公布了一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在二審階段通過合規整改,改判被告人免予刑事處罰的案例。

蕪湖某工程公司實際控制人邢某,在與他人無真實交易的背景下,為抵扣進項稅額,采取支付開票費的手段,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被一審法院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定罪量刑。邢某不服,向蕪湖中院提起上訴的同時提出合規整改申請。而后,蕪湖中院進行實地調查,成立合規案件專班,研討案件成因等,裁定中止審理,啟動了對該企業的合規考察,期限為3個月。最終,該公司完成了刑事合規整改,對邢某依法判處免予刑事處罰。

此次安徽省蕪湖市中院首次在二審期間適用刑事合規,具有良好的示范效應。這表明,涉案企業及相關責任人均可在審查起訴階段、一審審判階段、二審審判階段積極主張刑事合規,力爭獲得相應刑事責任的減免、判處緩刑乃至于免予刑事處罰等有利的結果。例如,開篇合規案例,即便涉案稅額超過250萬,仍可通過合規整改,建立合規體系等獲得緩刑的有利結果。

此外,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法院報道了一起法院參與企業合規整改的案例。報道顯示,法院會同檢察院、第三方監督人一同走訪企業,現場查看企業合規整改情況后,結合合規考察驗收整改報告,在審判、量刑過程中予以考量,堅持“治理”與“治罪”并重,助力企業早日回歸正軌。

(三)法院審判階段刑事合規與檢察院審查起訴的區別與聯系

以上均表明,無論是政策方向亦或是實踐中,法院積極參與企業刑事合規整改,與檢察機關共同撰寫刑事合規新篇章。然而,法院審判階段刑事合規與檢察院審查起訴亦具有不同之處。一是主導主體不同。前者系法院,后者系檢察院。二是程序不同。審判階段合規在一審(二審)階段,審理期限較長;審查起訴階段相對期限較短,對于一些規模較大的企業可能難以完成合規整改計劃。三是取得的結果不同。對于檢察院來說,其開展合規可以自行決定不起訴,但對于一些稅額較大的案件,即使開展了合規也不能不起訴的,檢察院只能提出量刑建議,決定權在法院;在審判階段,法院可以決定是減輕刑罰還是免予刑事處罰,裁量權更大。同時須注意的是,只有不起訴決定沒有案底。

兩者的相同之處在于,其目的具有一致性,即貫徹“少捕”“少押”“慎訴”司法政策,助力企業改過自新,挽救企業。

(四)小結:在審判階段仍可申請合規整改

由前述可得,涉案企業及責任人即便在檢察階段未爭取到合規不起訴,仍可在審判階段獲得免予刑事處罰、緩刑等結果。這將極大有利保障實體企業免予破產,重獲新生,促進民營經濟的健康發展。

涉稅犯罪刑事合規的程序

涉稅犯罪的刑事合規無論是在檢察階段亦或是審判階段,兩者的程序具有共同之處,下面就涉稅犯罪刑事合規的程序作出介紹。

(一)由涉案企業一方向檢察院或法院提出合規整改申請

在檢察階段,合規整改有兩種啟動方式。一種是檢察機關主動審查,征求涉案企業意見后直接啟動;另一種就是涉案企業一方向檢察機關提出申請,經檢察機關審查后批準啟動。后者也可運用到法院審判階段,由涉案企業向法院提出申請,內容大致包括合規整改承諾、初步的合規計劃等。筆者建議如果涉案企業想要開展合規,應該盡量在檢察院階段向檢察官申請,如果合規期限較長,還可以延長到審判階段繼續合規整改。

(二)組建第三方組織,由檢察院或檢法共同考察

由檢察院或是法院主導組成第三方專業評估小組,對涉案企業合規承諾進行調查、評估、監督和考察。在檢察階段,由檢察院邀請人民監督員、稅務機關、第三方監督評估組織等,就該涉案企業合規考察結果和案件處理意見進行公開聽證。在審判階段,在庭審中出示新證據,包括刑事合規承諾書、刑事合規審查報告、刑事合規審查報告的專家評審意見、監管意見書等。由合議庭當庭進行質證。

(三)考察期結束,作出司法處理

經過上述一系列程序,最終,由檢察院對涉案企業及相關責任人作出處理意見,或由法院作出裁判結果。檢察院與法院的共同發力促進涉案企業刑事合規整改,不僅教育挽救了一批企業,而且引導了企業稅務規范發展,促進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的健康良性發展。

(四)事后跟蹤考察,做好合規的后半篇文章

最高檢、最高法均曾要求做好涉案企業合規的事后監督工作,防止企業紙面合規,取得不起訴決定或者司法判決后就放棄合規制度,走上違法的老路子。因此,各地的第三方機構、檢察機關對于已經完成合規的企業會進行走訪、監督。涉案企業經過合規整改后,一定要堅持繼續合規經營,為社會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