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油品發票被定性虛開,運輸企業進項不足稅負痛點何解?


編者按:近日,國家稅務總局福建省稅務局公告送達了兩家海運公司的《稅務處理決定書》,認定其作為無船承運人,存在大量虛開的非成品油發票,與正常的無船承運經營模式不符,遂將其取得的油品發票定性虛開,要求上述企業分別補繳稅款1616.9萬元和1618.8萬元,并加收滯納金。兩起案例模式基本一致,本文擬結合其中一起案例,分析運輸企業取得油品發票作為進項和成本的涉稅風險及其應對策略。

案例引入:無船承運人取得油品發票被定性虛開

(一)案件事實

A公司為無船承運人,利潤的主要來源應是運費差價。2018年至2020年,A公司對外開具運費增值稅發票2312份,發票金額2億余元,但其取得的品名為“運費”的發票僅449份,發票金額不足5500萬元。經查,2018年12至2019年12月期間,A公司取得的其余發票為上游八家石化企業開具的760份油品發票,發票金額9700余萬元。A公司取得的油品發票存在多項疑點:

1、A公司上游部分開票企業不具備成品油等危險化學品的生產加工、存儲等相關資質和能力,相關油品交易可能不存在真實貨物作為交易基礎;

2、A公司與實際承運人簽訂的相關船運合同,并未見到以油品抵減運費的相關約定,也未見相關補充協議。雙方未對抵減運費油品數量、質量、存儲地點、加油地點等作出約定,不符合正常交易的商業邏輯;

3、A公司取得的油品發票物品明細多為“原料油”“重質油”等非可直接用于船舶發動機的成品油在存續期間并未取得任何可用于加工上述油品設備的發票,也未取得相關的委托加工支出的發票,上述油品不屬于能直接交付實際承運人使用以開展相應運輸業務的成品油;A公司主張與實際承運人以油品抵減運費,但該行為并未按規定視同銷售,該業務模式與正常的無船承運經營模式不符。

(二)處理決定

稅務機關認為,A公司油品發票上游企業異常,其取得油品發票的業務模式與正常的無船承運經營模式不符,A公司也不具備使用發票所載油品的條件,遂對其取得的760份油品類發票定性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要求A公司對其取得的外購油品類進項發票作進項稅額轉出,補繳增值稅等稅費共計1600余萬元,并加收滯納金。

無運輸工具承運企業的稅負痛點及違規取得油品發票的模式

實踐中無運輸工具承運企業普遍存在缺少進項的稅負痛點,上述案例集中反映出無運輸工具承運企業違規取得油品發票虛增進項抵扣的業務模式。

(一)運輸工具承運企業委托實際承運人的稅負痛點

在運物流輸行業中,運輸服務市場以散戶為主,供方主體中大型運輸企業和專業運輸車隊比較稀少,與個體規模龐大相對應的,便是個體司機普遍納稅意識淡薄,幾無可能主動向稅務機關申報并繳納相關個稅、增值稅,并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使得開展無運輸工具承運業務的運輸企業將承運業務轉包給實際承運人后,難以取得進項票、成本票。

(二)運輸工具承運企業違法取得油品發票的模式

1、汽柴油變運輸發票流入物流領域

在石化行業中,加油站作為面向鏈條終端的個體司機銷售成品油的主體,在個體司機不需要開具發票的情況下,加油站隱瞞未開票收入,能夠積累大量富余的進項發票。而運輸企業通過支付開票費的方式取得這些汽柴油等成品油發票,再對其下游單位(實際承運人)開具運輸發票,實現將成品油發票變更為運輸發票的效果,本質上騙取抵扣了國家增值稅稅款。

2、其他油品發票違法流入物流運輸領域

由于運輸企業本身無加工生產能力,但大量購進與運輸生產經營無關的品名為液化氣、原料油、重質油等非成品油性質的石化油品,也未將購進的石化類商品直接銷售,在未列支任何保險費用、船舶車輛維修費用、配件費用,或者費用列支金額畸低的情況下,卻以運輸服務名義對外開具發票,取得巨額運費收入,可能涉嫌虛開發票,極易因交易異常被依法查處。

(三)小結

在上述案例中所涉無運輸工具承運模式是由無運輸工具承運人作為承運業務的經營人,承接托運人的業務后,再外包給實際承運人。在這一模式下,運輸企業獲取的利潤主要是運費差價。由于無法取得個體司機開具的發票,為了避免承擔過重的增值稅額,并能夠在所得稅前扣除成本,運輸企業只能從外部另尋沖抵成本和進項的方法。由此,實踐中還滋生出了事后補錄運單、虛構運單信息、油品抵減運費和買賣發票等不合規的稅務亂象。

無運輸工具承運企業虛接受油品發票主要涉稅風險

(一)運輸企業取得油品發票環節的涉稅風險

1、取得成品油富余票的涉稅風險

如前所述,運輸企業為解決稅負問題,往往通過留存大量成品油進項發票庫存的加油站等石化企業購入富余的成品油發票。雖然油品發票上游企業富余票的產生存在真實業務,但其向運輸企業開具的油品發票則缺乏真實業務基礎。加之運輸企業實際上既未提取貨物,也未將成品油交付給實際承運人使用,交易環節中存在票貨分離、資金回流的現象的,極易被稅務機關稽查,從而引發企業讓他人為自己虛開或非法購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刑事風險。

2、取得其他油品發票的涉稅風險

如果運輸企業購進非成品油,由于相應油品未經加工或委托加工不能直接用以開展運輸業務,相應的進項也就無法抵扣。尤其在油品發票上游企業被認定為“非正?!逼髽I,且不具備成品油生產加工、存儲的資質和能力,運輸企業本身亦不具備使用相關油品的條件時,交易所涉的貨物是否真實存在、是否確非成品油存疑,運輸企業可能因此陷入虛開風險。例如,在上游煉化企業購進原料油生產成品油后,對外不開發票通過私賬收款方式完成銷售,賬面留存了大量非成品油進項庫存的情況下,運輸企業向煉化企業采購“非成品油”,將油品發票轉變為運輸發票,再對外非法虛開牟利。稅務機關通過稅收大數據稽核比對、實地排查等方式,極易發現運輸企業進項多為非成品油,而銷項產生大量運輸發票的不合理性,進而爆發虛開風險。由于上游煉化企業發生成品油生產行為,但對外銷售未開具成品油品名的發票,下游運輸企業被查還可能牽連出其偷逃消費稅的行政、刑事風險。

事實上,早在2021年7月,某特派辦在審計過程中向某省稅局下發了《督審風險提示》,要求該省對部分運輸企業購進非成品油并取得非成品油發票可能存在的涉稅風險進行排查,并要求對于不主動糾正補稅或者涉嫌虛開發票的運輸企業,按照相關規定進行查處,不少運輸企業接受虛開并對外虛開的風險在排查中浮出水面。

(二)運輸企業轉包運輸業務環節的涉稅風險

2017年8月,國家稅務總局出臺了《關于跨境應稅行為免稅備案等增值稅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7年第30號),明確規定納稅人以承運人身份與托運人簽訂運輸服務合同,收取運費并承擔承運人責任,然后委托實際承運人完成全部或部分運輸服務時,其自行采購并交給實際承運人使用的成品油用于委托實際承運人完成的運輸服務,且取得的增值稅扣稅憑證符合現行規定的,其進項稅額準予從銷項稅額中抵扣。否則,不能做進項抵扣。

1、成品油成本轉嫁給個體司機或托運人

如果運輸企業采購成品油,但在將相應油品用于運輸服務時要求個體司機或托運人負擔成品油成本,則屬于對油品的“二次銷售”,不能在運輸服務的銷項中抵扣,否則運輸企業可能因隱匿收入而被認定為偷稅。

2、運輸企業以油品抵減運費未視同銷售

根據《增值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第四條和《企業所得稅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五條的規定,運輸企業與實際承運人約定以油品抵減運費,屬于將購進的貨物無償贈與實際承運人,應當視同銷售貨物,繳納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如果運輸企業與實際承運人既未就“抵減”的油品數量、質量、存儲等細節訂立協議或補充協議,也未就該業務申報繳納相應稅款,不符合正常的商業邏輯。運輸企業未視同銷售處理可能被稅務機關認定為偷稅行為,除了補繳稅款、加收滯納金外,還要承擔不繳或少繳稅款50%到5倍的罰款。此外,運輸企業從托運人處取得的運費收入與向實際承運人支出的運費成本間存在巨大差異,與正常的無運輸工具承運經營模式不符,容易牽連出所涉油品的虛開風險。

運輸企業稅務合規的應對策略

)考察交易主體,確保業務真實

運輸企業取得進項票、成本票,應當嚴守業務真實的底線。審慎選擇供應商,考察其是否存在實體經營、有無重大稅收違法等情形,確保企業能夠取得合法有效的扣除憑證,且相應憑證均有真實的油品交易為基礎。事實上,稅務機關通過核查合同、發票、資金和上下游很容易排查出企業是否有接受虛開的情況,企業應當避免在缺乏真實業務支撐或與真實業務不符的情況下讓其他企業為其開具發票。

(二)留存交易資料,防范虛開風險

在油品交易中,企業應當注重合同、貨權轉移憑證、運輸單據、出入庫單等原始材料的留存和妥善保管,以佐證交易真實性,防止因上游企業走逃失聯、被列為非正常企業等而引發運輸企業的虛開風險,給企業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三)評估業務風險,保證發票的開具、取得合規

運輸企業應當嚴加審查與托運人和實際承運人業務模式的合規性,對于存在為已完成的業務“后補”發票、業務資料存在明顯篡改跡象以及個體司機身份真實性無法核實等情形的風險業務,拒絕為托運人開票。對于運輸企業將承運業務轉包給個體司機引起的進項、成本問題,運輸企業應當要求個體司機依法代開發票,合規取得扣除憑證,避免在業務鏈條中嫁接其他主體而被否認交易的真實性。

(四)充分評估涉稅風險,妥善應對稅務稽查

對于已經完成的交易,仍要定期或動態地進行稅務風險管理,對業務開展情況自查自糾,及時進行補稅申報,充分評估稅務風險。已經被稅務稽查或公安立案查處的,企業應當積極、妥善應對,防止行政、刑事風險的進一步擴大。具體而言,企業可以通過提交證明業務真實存在和資金流向的材料,從中挖掘隱藏的交易主體,還原交易鏈條,并據此說明油品交易貨物真實存在、油品的種類、數量等與所取得發票的記載一致,企業取得油品發票環節不存在虛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