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開發票向醫生行賄被判刑,紀委監委反腐加壓之下稅務合規怎么做?


編者按:長期以來,醫藥行業因潛在的腐敗行為抬高了藥品價格,滋生了大量虛開、偷稅行為。為此,國家多次深化醫藥體制改革,實施“兩票制”“一票制”,以期降低藥品價格,杜絕醫藥賄賂腐敗等問題。數年來,國家多部門聯合整治醫藥領域不正之風形成常態化,一定程度上打擊了稅務違法違規行為。但是通過虛開發票套取資金等手段向醫生行賄等現象仍然存在。近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召開動員會部署整治醫藥領域腐敗問題,可見,醫藥行業將是國家著重監管的行業。有鑒于此,本文從一起通過虛開發票套取資金賄賂醫生的實案出發,結合相關政策,揭示醫藥行業稅務風險點,為反腐高壓下的醫藥行業提供稅務合規方案。

實案引入:虛開發票只為向醫生行賄,行為人被判刑

(一)基本案情:虛開220萬普票用于行賄

2017年7月26日至2018年6月8日期間,被告人倪某成立杭州某醫藥公司,同時借用公司員工及親友的身份注冊2家咨詢服務公司及39家個人獨資企業,該39家個獨企業系小規模納稅人享受核定征收1.5%的稅收優惠政策。2017年以來,倪某在制藥企業承攬了某區域的藥品推廣業務后,分別以杭州某醫藥公司、2家咨詢服務公司以及39家個人獨資企業與藥廠簽訂藥品推廣合同,隨后,將業務分包給被告人陸某等醫藥代表或下家分包商并賺取推廣費5%-10%的利潤,當分包給個人時,再從中扣除發票金額5%的稅款。倪某為減少2家公司的企稅,利用39家個人獨資核定征收的政策,偽造合同與個獨企業開展虛假交易,從而以各種名義將藥廠轉給兩公司的推廣費轉入由個獨企業,由個獨企業虛開發票給2家公司,所開具價稅合計220萬的普票被2家公司作為成本稅前列支。

陸某在倪某處取得推廣費后,為增加銷量,承諾以每開具1支某針劑支付8元好處費的標準送給開處方的醫生,相關醫生予以答應,期間共支付給劉某等40名醫生(另案處理)好處費共計88萬余元。

(二)風險揭示:買方市場之下的商業腐敗風險極高

上述案例中,法院以虛開發票罪對倪某定罪量刑,對陸某以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定罪量刑,在另案處理中,對相關醫生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定罪量刑。從中可以看到,陸某作為醫藥代表從藥企處獲得好處費,以此為犯罪動機向醫生行賄,從而獲得更高的銷售量。

實踐中,也有醫藥代表為牟取不正當利益,先醫藥企業商談,以其名義向藥廠購買藥品,再通過設立空殼公司,虛構交易虛開發票的方式抬高藥品價格后將藥品賣給醫院,最后將獲得不當利益分給醫藥企業、醫院相關人員。

(三)小結:虛開與商業賄賂、行賄關聯性較強

藥品、醫械等不同于其他商品,政府監管部門對其監管較為嚴格,其銷售需要醫院等醫療機構的背書,同時,藥品的流通、分銷模式促使醫藥企業為了擴大銷量往往會給予醫生等相關人員利益,滋生了行賄的土壤,為了向醫生等相關人員行賄,醫藥公司、醫藥代表等通過虛開發票的方式將行賄資金套出來,在公布的裁判案例中也能看到,醫生受賄被立案偵查的,往往牽連到虛開案件,虛開案件被稅務稽查或是移送公安的,行賄案件也會被連根撥起。

政策觀察:醫藥行業迎來反腐潮,全國開展醫療領域集中整治

(一)中紀委、國家監委動員集中整治醫藥領域腐敗

今年5月份,十四部委聯合發布了整治糾正醫療領域有關收取紅包回扣、涉稅違法等不正之風;7月初,衛健委同公安部等部門聯合召開視頻會議,部署開展為期一年的全國醫藥領域腐敗問題集中整治工作,中紀委國家監委都參與了兩次會議。7月末,中紀委國家監委召開動員會,部署紀檢監察機關配合開展全國醫藥領域反腐敗問題集中整治,會議明確指出,要加大執法力度,集中力量查處一批醫藥領域腐敗案件,全領域、全鏈條、全覆蓋治理醫藥行業,這標志著各地紀檢監察全面、深入介入整治醫藥腐敗問題,將嚴厲打擊醫藥領域腐敗問題。

(二)湖北省紀委監委召開會議,全力配合整治醫藥腐敗

?湖北省紀委監委召開全省紀檢監察機關配合開展醫藥領域腐敗問題集中整治工作動員部署視頻會,會議明確指出,要立足職能職責,堅持受賄行賄一起查,全力集中力量配合開展醫藥領域腐敗問題整治??梢?,在中央的部署下,將會有更多省份的紀委監委對醫藥領域反腐問題作出工作部署。

(三)浙江省衛健發布“特急”文件,召開會議整治醫療腐敗

?浙江省衛健委發布“特急”文件召開全省醫藥領域腐敗問題集中整治工作視頻會議,要求嚴查醫藥醫院行賄受賄罪,涵蓋了高校附屬醫院、醫藥企業等。這表明浙江省也開始了醫藥領域腐敗工作的整治。

(四)廣西醫院開展不合理取酬清退工作

?在反腐高壓的驅動下,廣西人民醫藥開展自查工作,要求醫院人員主動清退所收受的培訓費、研討費等不合理報酬、醫藥行業相關人員以各種名義形式給予的紅包、回扣。在反腐風暴狂卷醫藥行業的同時,勢必會牽連出醫藥行業稅務違法違規問題。

稅務風險:醫藥行業常見風險盤點

(一)醫藥企業偷逃稅的稅務風險

1、實務案例:大連某醫藥公司從2016年起,在稅務申報表上沒有申報收入,2022年大連稅務稽查局對其進行了稅務稽查后發現,該公司自2014年-2016年起,采取賬外經營的手段,將公司的醫藥器械及其相關配件銷售給自然人A某等人,再通過現金收款的方式將銷售款收回,該系列銷售取得收入沒有在公司進行入賬及開具發票,也就沒有進行納稅申報,相應的成本也沒有在賬務上進行反映。稅務機關認定該公司構成偷稅,對其追繳稅款、滯納金及處罰款。

2、風險揭示:通過賬外經營等手段隱匿收入是《稅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條不列、少列收入進行偷稅表現形式之一,在實踐中,醫藥企業采購原料藥生產藥品正常抵扣稅金,但是銷售藥品卻不予入賬,或是提供“體外循環”的方式完成購銷業務;對已經完成醫藥銷售交易應該確認收入的,長期不確認;將醫療器械、藥品等贈送給醫療機構,卻不予以視同銷售等不合規行為,往往會被稅務機關稽查,在行政上容易被認定為偷稅行為,更嚴重的,可能會被移送公安,將面臨以逃稅罪定罪量刑的刑事風險。

(二)醫藥企業虛開發票的稅務風險

1、實務案例:吉林敦化市人民法院公布了一起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刑事判決書,被告人劉某為了獲得不正當利用,分別在敦化市、龍井市注冊成立某藥業公司,通過給與他人好處費的手段讓吳某、慕某兩人分別擔任兩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劉某系兩家藥業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在沒有實際業務發生的情況下,通過兩家藥業公司向多家醫藥公司虛開增值專用發票,并被受票的醫藥公司用于增值稅的抵扣,人民法院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對劉某定罪量刑。

2、風險揭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最高的刑罰是無期,最新立案追訴標準(二)明確指出,虛開的稅款數額在十萬元以上或者造成國家稅款損失數額在五萬元以上的,應予立案追訴,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系數額犯,即虛開稅款數額十萬元則構成犯罪。此外,醫藥企業存在采購原料藥的業務需求,而原料藥的成分涉及到農產品,向農民收購農產品又可以自行開具發票,這一特點造成了醫藥企業存在虛開農產品發票進行自開自抵,但在目前稅警聯合辦案,審計署等部門也對醫藥行業進行審查的背景下,此類行為也極易被查處,輕則對其行政處罰,重則構成涉稅犯罪。

(三)醫藥服務咨詢等新生業態對外虛開的稅務風險

1、實務案例:2022年,福建稅務局對某醫藥信息咨詢公司等多家企業作出了《稅務處理決定書》,因無法送達的原因采取了公告送達的方式。在決定書中顯示,某醫藥信息公司在沒有實際生產經營、和下游企業不存在真實的業務交易情況下,為多家制藥該公司開具了增值稅專用發票。

2、風險揭示:“兩票制”改革后,醫藥服務咨詢公司替代了此前過票公司的違法違規行為,不少不法分子通過親友、員工等身份證件大量注冊空殼公司,以“咨詢費”“會議費”“服務費”等各種名目為醫藥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從而獲取紅包、回扣等非法利益,再通過以其他手段和方式流到相關人員中。此類虛開發票的行為所面臨的刑事風險極高,在稅務機關公布的重大違法案件中,此類違法行為也十分常見。此外,這些咨詢公司還存在利用財政返還政策虛開發票的稅務違法違規行為。

(四)小結

總而言之,醫藥行業將在反腐高潮下迎來國家各個部門的檢查,稅務違法違規行為將無處遁形,醫藥行業所涉及的各企業應當抓緊時間針對上述風險點進行自查的同時,加強學習通報稅務違規違法案例,避免稅務不合規行為的發生。

反腐高壓:醫藥行業稅務風險應如何防范?

(一)事前:構建稅務合規制度全方位規范業務

首先,加強企業全員有關稅務合規的培訓,提高稅務合規意識。只有醫藥董監高樹立稅務合規理念,將其傳遞給員工,才能在企業內部形成良好的稅務合規氛圍。其次,要完善合同、發票、憑證審核等風險管理制度,建立發票管理信息數據庫,簽訂合同前、加強對交易對手的審核,確保業務的真實性,例如,通過稅務局官網查看其是否存在重大稅收違法記錄;在簽訂合同中,查看合同稅務條款,仔細審核開具發票類型等要素;同時,加強對原料藥的采購部門等相關部門有關發票知識的培訓,例如,如何準確完整地記錄農戶信息,確保采購等流程的規范性;最后,完成交易后,指定專人對發票合同等資料妥善保存證實業務的真實,避免被認定為虛開。

(二)事中:聘請稅務律師積極應對、化解稅務風險

就目前反腐高壓的形勢下,多部門聯合辦案,查處醫療行業稅務違規、腐敗問題,醫藥企業應當就自身涉稅業務進行全方面稅務健康大檢查,如果在自查階段發現問題,應當及時進行補救,例如,發現取得進項發票系虛開發票,及時做進項轉出,避免被稅務稽查到后被行政處罰;如果醫藥企業已經被稅務稽查,稅務機關對其作出了稅務處理、處罰等通知,醫藥企業應當及時申請聽證,維護自身權益,若仍不能達到其自身的訴求,在規定的時間內及時提起復議、訴訟;更為嚴重的,醫藥企業涉稅違法行為被移送公安,或是已經進入法院審理程序,需要進行刑事辯護,力求無罪處理。在這些過程中,存在實體爭議、程序繁瑣等問題,醫藥企業應當及時聘請稅務律師,爭取在最有利的環節內,化解稅務風險。

(三)事后:運用合規不起訴制度

合規不起訴是指對于一些較輕犯罪并有可能提起公訴的企業,檢察機關對涉案企業有意愿建立起合規體系,糾正違法犯罪行為,責令企業在一定的考驗期內就違法犯罪事實提出搭建并執行合規體系計劃,而后檢察機關根據涉案企業合規計劃驗收情況,作出不起訴決定。因此,當企業的稅務不合規行為被認定為涉稅犯罪,企業可以提出對稅務合規制度進行有效整改換取檢察機關的不起訴決定。例如,此前J公司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造成國家稅款損失超過12億元被移送公安,J公司運用合規不起訴制度,在企業內部通過采取一系列措施以此彌補稅務合規存在的漏洞,最終經過檢察機關考察,對其作出合規不起訴的決定,避免了企業因涉稅犯罪被定罪量刑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