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金屬億元虛開大案頻繁爆出,涉稅風險牽連眾多行業企業


編者按:有色金屬是推動我國國民經濟發展的支柱產業之一,我國是有色金屬資源大國,行業規模穩居世界前列。但近年來,頻繁爆出有色金屬虛開大案,單個案件涉稅金額甚至超十億元,造成我國稅款大量流失。與此同時,有色金屬行業長期囿于進項發票不足,大宗商品物流運輸成本高等問題,行業尋求自救之道的同時,若不注重稅務風險的防范,極為容易招致稅務行政檢查,進而遭受行政處罰甚至刑事處罰。鑒于此,本文將對有色金屬行業的主要稅務事項出發,剖析有色金屬行業的涉稅風險點,并為企業風險應對提供建議。

一、我國有色金屬市場規模位居前列,各環節企業涉稅事項有所差異

(一)有色金屬行業系國民基礎,有力推動我國經濟發展

有色金屬又被稱為非鐵金屬,與鐵、錳等黑色金屬相區分,有色金屬通常分為有色輕金屬、有色重金屬、金銀等貴金屬及鎵鉈等稀有金屬,我國常見的有色金屬包括銅、鋁、鉛、鋅、鎳、錫、銻、汞、鎂及鈦,因此也被稱為“十大有色金屬”。有色金屬具有極強的可塑性和延展性、導電性、耐腐蝕性、低磁性等特性,因此其既可被用于航空航天、光伏科技、芯片等高精尖領域,也常見于家電、通訊設備、廚具等居民的日常生活中,被視為國民經濟發展的基礎材料,因此有色金屬的行業規模常作為國家整體工業能力水平的體現。

我國是全世界有色金屬行業規模最大的國家之一,近年來行業一直保持著平穩增長,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也在不斷上升。但由于疫情等因素的影響,部分企業面臨關停和減產,目前行業保持較高的行業集中度,頭部效應較為明顯。根據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公布的《2022年中國有色金屬工業經濟運行報告》,我國十大有色金屬的規模達到6793.6萬噸,按可比口徑計算增長4.9%,企業數量達到11521家,主要分布于云南、廣西等有色金屬資源豐富的地區。

(二)有色金屬行業環節眾多,稅務事項及適用稅率均有差異

有色金屬行業主要涉及的稅種包括增值稅、企業所得稅、資源稅等。

1.增值稅

有色金屬行業涉及企業類型眾多,其適用增值稅稅率及政策有所不同,以下針對不同類型的有色金屬企業進行剖析:

(1)2016年,財政部公布《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等四份細則文件,明確自2016年5月1日起,將建筑業、房地產業、金融業、生活服務業等四大行業全面納入“營改增”試點范圍,在全國范圍內全面推開。全面營改增對以下兩類企業產生較大影響:

對于有色金屬采選、冶煉和加工此類資產投資占比較大的企業而言,允許增值稅進項抵扣將為企業節省大筆支出,企業稅負將得到緩解;

對于有色建筑工程等企業而言,其由繳納營業稅3%改為繳納增值稅11%,只有在企業能夠取得足額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情況下才可能導致企業稅負降低;

(2)對于有色金屬購銷企業而言,其增值稅稅率歷經多次變化。1994年增值稅稅制改革規定銷售貨物適用增值稅17%稅率,同年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為推動有色金屬行業發展發布了《關于調整金屬礦、非金屬礦采選產品增值稅稅率的通知》規定有色金屬購銷企業13%稅率。2008年,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發布《關于金屬礦、非金屬礦采選產品增值稅稅率的通知》將有色金屬產品增值稅稅率由13%恢復到17%,造成了有色金屬行業的市場波動。隨著我國深化增值稅稅制改革,增值稅稅率于2018年降為16%、2109年改為13%,稅負壓力得到緩解。但有色金屬購銷企業增值稅進項發票不足的問題長期困擾著企業。

(3)對于開展再生有色金屬購銷的企業而言,2021年,財政部、稅務總局發布的《關于完善資源綜合利用增值稅政策的公告》(財政部稅務總局公告2021年第40號)規定再生資源企業可以選擇適用簡易計稅方法依照3%征收率計算繳納增值稅,但由于企業所得稅成本扣除憑證問題無法解決,政策難以落實。

2.資源稅

資源稅主要針對有色金屬開采企業,根據開采的項目不同適用2%-20%不等的資源稅稅率。為推動我國有色金屬發展,國家針對有色金屬資源稅出臺相關稅收優惠政策,如《資源綜合利用企業所得稅優惠目錄(2021年版)》中規定符合條件的有色金屬礦產綜合利用企業減按90%計入收入總額。

3.企業所得稅

企業所得稅方面,此前部分有色金屬企業會選擇設立在有財政返還的地區或園區,隨著近年來我國打擊違法財政返還的力度不斷升級,地方陸續終止與企業簽訂的財返、獎補協議,企業所得稅稅負的上漲必然導致企業成本壓力上升。

二、有色金屬企業稅收監管態勢收緊,企業稅務風險驟增

(一)稅務總局開展有色金屬虛開騙稅重點打擊行動

有色金屬行業一直是我國稅收監管的重點領域,2021年國家稅務總局發布的《關于進一步深化稅收征管改革的意見》中指出:“圍繞社會輿論和人民群眾關切,針對農副產品生產加工、廢舊物資收購利用、大宗商品(如煤炭、鋼材、電解銅、黃金)購銷、營利性教育機構、醫療美容、直播平臺、中介機構、高收入人群股權轉讓等行業和領域,重點查處虛開(及接受虛開)發票、隱瞞收入、虛列成本、利用“稅收洼地”和關聯交易惡意稅收籌劃以及利用新型經營模式逃避稅等涉稅違法行為?!逼渲?,電解銅等大宗商品和廢舊物資收購利用均與有色金屬行業相關。

(二)有色金屬涉稅刑事案件數量眾多,涉案金額巨大

通過“裁判文書網”等法律數據庫進行交叉檢索,以“有色金屬、合金”和“危害稅收征管罪”為關鍵詞進行篩選,匯總得出近十年來有色金屬行業涉稅刑事案件503起,其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451起,虛開發票罪17起,逃稅罪14起。有色金屬涉稅案件數量變化趨勢為先增后減,在2019年達到巔峰,2020年至2022年期間由于疫情等原因導致部分案例審結受限,影響裁判文書的公開數量,判決數量驟降。

相較于其他行業,有色金屬行業屬于涉稅案件數量較多的領域之一,且通常涉案金額巨大,跨行業特征明顯。綜合上文數據可以發現,虛開類犯罪案件數量最高,占比超九成,其中七成以上虛開案件為有色金屬企業虛接受他人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凸顯出有色金屬行業進項稅款抵扣難的矛盾。

(三)黃金變票專項打擊行動嚴重波及有色金屬行業

近期,部分地區開展針對黃金票虛開案件的專項打擊行動,華稅在《各地頻發黃金票變票案件,大量有色金屬企業、再生資源企業被牽連》一文中對于黃金變票案件進行系統分析。由于有色金屬的穩定性和易熔煉性等特點,常將有色金屬和黃金進行融合,生成強度和硬度更高的合金,合金又是多種芯片等高精尖物件的必備原材料。不少不法分子通過偽造資金流、虛構貨權轉移等形式,將黃金增值稅專用發票變更為合金發票,最后變更為有色金屬發票。此類案件近年來頻繁發生,且往往涉案金額巨大,波及眾多有色金屬企業。

三、有色金屬行業涉稅風險四大成因分析

(一)取得上游企業增值稅專用發票不足,進項抵扣難

有色金屬行業的采購源頭中有大量的再生有色金屬,通常是由個人經營的再生資源回收站點自行組織回收,但由于個人不愿或不能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等原因,下游有色金屬購銷企業難以取得進項發票進行抵扣。此前有色金屬購銷企業通常采用自制收購憑證換領廢舊物資采購發票解決進項發票不足的難題,并利用自制憑證進行企業所得稅成本扣除。2008年,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發布了《關于再生資源增值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08]157號)取消廢舊物資收購發票,并隨著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發布《關于完善資源綜合利用增值稅政策的公告》(財政部 稅務總局公告2021年第40號,以下簡稱“40號文”),各地區徹底叫停了有色金屬購銷企業的發票換領,40號文還要求地方清除財政返還及獎補,導致有色金屬企業再次囿于進項發票難的問題。雖然40號文中規定了企業可以選擇以3%簡易計征方式計算增值稅,但是企業所得稅成本扣除問題無法解決,企業稅負難以有效降低,導致規定難以落實。此外,部分新生有色金屬企業為降低企業開支亦選擇銷售不帶票的有色金屬,更加劇了企業進項發票矛盾。

(二)購銷企業介入有色金屬采購業務為個人開具發票,易被認定為“虛開”

進項發票的缺失導致有色金屬企業成本驟增,高額的稅負導致企業難以維持正常經營,不少企業因此面臨減產甚至停工。因此部分有色金屬企業要求個人掛靠至具有相關資質的購銷企業,與購銷企業達成協議,以購銷企業名義與有色金屬企業開展交易,并以購銷企業名義向有色金屬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以進項發票問題。但在實務中,或因個人掛靠和企業業務規范上存在一定瑕疵,或因部分地區稅務機關對掛靠經營業務模式的否認,導致有色金屬企業難以規避涉稅風險。

(三)大宗商品物流運輸成本高,倉儲貨權轉移憑證不被認可

有色金屬等大宗商品由于質量體積大,物流運輸成本較高,通常采用“統一倉儲、尾端提貨”的方式,即中間貿易企業通過倉儲單據完成貨權轉移,僅由實際用貨企業提貨。因此在交易過程中有色金屬購銷企業通常不實際進行貨權轉移,而是以存貨公司或第三方倉儲公司開具的貨權轉移憑證為依據,證明交易中存在實際的貨權轉移。但部分地區稅務機關并不認同此種方式,認為有色金屬購銷企業系無真實貨物交易,如企業間還存在資金回流等問題,極為容易被稅務機關認定為虛開,從而受到行政處罰甚至是刑事處罰。

(四)黃金變票難識別,虛開風險全鏈條傳導,有色金屬企業難防范

由于黃金的政策特殊性,上海黃金交易所代理企業有權在購買黃金后要求稅務機關代開黃金增值稅專用發票,并在滿足相應條件下享受即征即退的稅收政策。在巨額利潤的驅使下,不法分子通過票貨分離的形式獲取黃金票,并通過伙同他人合金公司或自行設立合金公司的形式,完成黃金發票向合金發票的變名;再通過下游合金企業完成合金票到有色金屬發票的變名,將黃金增值稅專用發票變票為有色金屬增值稅專用發票。在稅收嚴監管的態勢下,上述行為容易被稅務機關識別并認定為變票虛開。對于有色金屬公司而言,其無法有效識別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真實性和合法性,由于增值稅鏈條環環抵扣的特點,上游虛開的風險將傳遞至有色金屬企業,企業或將面臨補稅、行政處罰甚至刑事處罰的風險。

四、有色金屬行業稅務風險應對建議

據報道,2023年3月,有色金屬集團召開“合規管理強化年”工作推進會,貫徹落實國資委下達的《中央企業合規管理辦法》,中色東方等企業及協會陸續推動企業合規,強化企業合規意識、提高有色金屬企業的業務審核能力、落實合規管理責任。事先的合規預防是降低損失的最有效方式,有色金屬企業應當注重以下三個方面的工作:首先,有色金屬企業應設立完備的業務流程,留存書面材料。企業需特別關注賣方是否存在代開、掛靠等現象,及時排查是否存在三流不一致的情形,若出現指示交付、墊資代付等行為的,須留存對方說明文件、相關協議等,以證明自身業務的真實性。交易完成后及時留存相關的合同、發票、運輸單證、匯款單等與交易相關的資料;其次,需要建立健全內部控制制度。完善構建企業內部審批、簽字、蓋章等制度,通過制度構建真實業務的“證據鏈”,保障有色企業合規經營和稅務風險防范;最后,構建專項稅務合規組織體系。有色金屬企業應根據自身的業務情況建立稅務合規部門或稅務合規小組,以確保企業正確適用新業態下的勞工法律關系,稅收政策等,降低企業前期稅務風險。并定期聘請外部人士開展企業稅務健康檢查,降低行政及刑事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