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示警:專項整治下軟件企業常見虛開、偷稅風險


編者按:軟件行業是我國大力推行發展的行業之一,通過實行稅收優惠政策推動行業保持高質量、穩定的發展。但近年來,軟件企業虛開、騙取出口退稅以及偷稅等案件相繼爆發,引發社會各界對于行業涉稅問題的擔憂。由于軟件產品本身的科技屬性為其披上了一層神秘的薄紗,增大稅務機關開展稽查的難度。因此今年,國稅總局將軟件企業列入重點打擊行列,并聯合多部門開展調查。鑒于此,本文通過軟件行業三大熱點案例,揭示軟件企業的違規業務模式,并淺析軟件企業的合規建設,以期為推動軟件行業的健康發展提供建議。

一、軟件企業虛開案件頻發,稅收監管重點

1.國家稅務總局:重點打擊軟件企業虛開問題

2023年5月26日,國家稅務總局舉行例行新聞發布會??偩洲k公廳主任黃運在答記者問時表示,稅務部門將繼續聚焦高風險重點行業、重點領域依法堅決打擊各類偷逃騙稅違法行為。同日,國家稅務總局還曝光7起涉稅違法典型案件,涉及騙取出口退稅或留抵退稅,不依法辦理個稅匯算,醫藥、軟件企業虛開發票,違法涉稅中介,以及加油站惡意篡改加油稅控設備偷逃稅等違法案件。表明稅務部門對軟件行業涉稅問題的重視,以及持續從嚴從快打擊涉稅違法的堅定決心和一貫態度。

2.軟件行業成為各地區稅務稽查重點

2023年1月,江西省稅務局發布了《國家稅務總局江西省稅務局關于下發隨機抽查重點稽查對象名錄庫的通知》,共計400家企業進入名錄庫中,其中軟件企業66家,占比超15%。貴州、湖北等地相繼發布的重點稽查對象中也不乏軟件企業的身影,可見軟件行業已成各地區稅務稽查的重點。

3.軟件企業虛開、逃稅等涉稅案件多發

通過在裁判文書網以及北大法寶等網站對軟件企業涉稅刑事裁判文書予以歸集,近三年軟件企業涉稅刑事案件78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的案件數量16件,涉及虛開發票罪20件,涉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48件。

此外,在今年5月稅務總局公布稅案通報中顯示,海南省稅務部門依法查處一起軟件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該公司在未發生真實交易的情況下,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05份,同時,該公司涉嫌逃避追繳欠稅825.68萬元,目前該案已依法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海南省稅務局稽查局有關負責人表示,將進一步發揮稅務、公安、檢察、海關、人民銀行、外匯管理等部門聯合打擊機制作用,聚焦團伙式、跨區域虛開發票違法犯罪行為,始終保持高壓態勢,積極營造更加規范公平的稅收環境。

二、實務案例:軟件行業涉稅違法犯罪行為分析

1.利用即征即退稅收優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案情簡介:2018年,姚某與田某共同設立維普公司,公司主營業務為電子產品的技術研發、生產、銷售,享受國家“即征即退”及當地的稅收優惠政策。設立后,兩人以維普公司加工的電子芯片冒充高科技產品,向下游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隨后申請軟件產品“即征即退”及當地返還,騙取國家稅款。

經稅務機關核查,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維普公司以虛假的高新科技研發經費名義接受其他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3份,價稅合計500萬元;采取編造虛假的生產、銷售行為等方式,騙取享受國家稅收“即征即退”的優惠政策,采用“低值高開”的手法大量向多家公司開具與實際經營業務情況不符的增值稅專用發票711份,價稅合計超7000萬元,造成國家稅款損失超1000萬元。

2018年10月,朱某在姚某的示意下設立了米樂公司,利用公司賬戶和自己賬戶幫助兩人進行資金回流,造成虛假資金流以逃避查處,共計約1億元,資金流向為:受票公司→維普公司→米樂公司→朱某→受票公司。朱某參與虛開犯罪期間,維普公司虛開造成國家稅款損失超300萬元。最終法院認定姚某、田某、朱某均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數額巨大。

稅案評析:本案系典型的利用雙軟認定騙取國家稅款的案件,所謂雙軟認定是指軟件企業認定和軟件產品認定,根據《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軟件產品增值稅政策的通知》(財稅〔2011〕100號)第一條的規定,增值稅一般納稅人銷售其自行開發生產的軟件產品,按17%稅率(現為13%)征收增值稅后,對其增值稅實際稅負超過3%的部分實行即征即退政策。同時根據《新時期促進集成電路產業和軟件產業高質量發展若干政策的通知》(國發〔2020〕8號)的規定軟件企業可享受兩免三減半的企稅稅收優惠。

由于軟件產品的科技屬性導致其虛開具有天然的隱蔽性,非專業人員難以精準辨識產品的“真偽”,且國家對于軟件企業的認定標準較為寬松,導致部分不法分子在巨大利潤的誘惑下利用軟件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騙取國家稅款,但在目前多部門聯合辦案以及重點打擊軟件行業的事態下,稅務機關能準確鎖定開票異常的軟件企業,并對其開展稅務稽查,軟件企業及其下游受票方的虛開風險上升。

2.軟件企業先騙稅收優惠再騙出口退

案情簡介:羅某、李某等人在有稅收優惠政策的地區建立軟件企業,利用以極低價格從上游公司購入無實際功能的芯片等原材料,加工成所謂的“姿態穩定控制器”,同時以極低的價格購入無實際功能的“土壤水分傳感器”,銷售給關聯的中游生產企業,并向其開具品名為軟件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從而向當地稅務部門申請軟件產品增值稅即征即退,并騙取地方稅收優惠。隨后,羅某等人偽造虛假的出口訂單合同,委托有真實出口業務的外貿公司,將“姿態穩定控制器” “土壤水分傳感器”虛假出口,并配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再向稅務部門進行虛假申報出口退稅,騙取國家出口退稅款,已認定處理的出口退稅款超4000萬元。

孔某實際經營一家涉案外貿公司,在明知羅某等人實施騙取出口退稅的情況下,仍然通過其外貿公司,幫助羅某虛假出口無實際功能的軟件產品,并在國內用人民幣非法換匯,然后通過境外公司以貨款形式付匯,制造虛假的資金走賬,向國家稅務機關申報辦理出口退稅。短短三個月時間,孔某幫助羅某等人騙取出口退稅人民幣183萬余元。

寧波市稅務機關對其展開稽查,本案涉及全國14個省市54家企業,涉案金額達27億元,僅寧波涉及金額超3億元、退稅額超4000萬元。法院對主要涉案人羅某、李某和孔某作出判決,3人均被判處騙取出口退稅罪,李某另被判處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分別獲刑13年、10年10個月、3年,并處罰金3600萬元、657萬元、95萬元。

稅案評析:近年來,我國大力推動軟件產業發展并取得了不菲的成績,根據,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布的《2022年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統計公報》的披露:“2022年,我國軟件行業運行穩步向好,軟件業務收入躍上十萬億元臺階,盈利能力保持穩定,軟件業務出口保持增長。軟件產品收入達26583億元,同比增長9.9%,增速較上年同期回落2.4個百分點,占全行業收入比重為24.6%?!逼渲?,雙軟認定的稅收優惠對企業發展起到重要作用。

本案涉案企業通過設立虛開鏈條,先利用軟件企業即征即退和地區稅收優惠政策,向下游企業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騙取國家稅款,再通過虛假申報軟件企業出口貿易,騙取出口退稅。由于我國軟件產品的著作權申報采用備案制,企業通過代理公司即可取得軟件產品認證書,且我國針對軟件產品出口退稅的審核依據也主要是軟件產品認證書,導致不法分子的犯罪門檻較低,再通過地下錢莊和企業離岸賬戶進行外匯操作即可完成整套騙取出口退稅的流程。

目前,我國稅務機關為防范此類犯罪的發生,積極開展與有關部門的合作,對軟件企業的相關產品開展檢測工作,并加強對外匯監管,加大對地下錢莊的打擊力度。同時將軟件企業的虛開騙稅列入重點打擊對象,多層面防范類似案件的發生。另外,本案也揭示了下游外貿企業存在的稅收風險,本案除孔某的外貿企業外,還有多家外貿企業涉案,甚至有兩家外貿企業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卷入本案,主要原因則是輕信熟人及“高科技產品”等名頭,未對代理業務真實性進行核查。

3.虛開研發費用發票進行虛假申報,補稅、罰款3

案情簡介:A公司主要經營業務為軟件產品的開發及銷售,并取得了軟件公司的認定。2019年8月至2020年12月,A公司在無真實交易的情況下,接受他人開具的390份增值稅普通發票,并利用企業所得稅減免稅政策和軟件生產企業增值稅超稅負即征即退稅收優惠政策,以虛開研發費用發票為手段,虛列企業所得稅計稅成本,進行虛假納稅申報,造成少繳的增值稅超3000萬元,企業所得稅超1.2億元。稅務機關認定A公司違反《稅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構成偷稅,追繳相應稅款及滯納金并處以一倍罰款,共計超3億元。

稅案評析:我國通過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的形式緩解軟件企業的經營成本,根據《財政部 稅務總局關于進一步完善研發費用稅前加計扣除政策的公告》(2023年第7號)規定:“企業開展研發活動中實際發生的研發費用,未形成無形資產計入當期損益的,在按規定據實扣除的基礎上,自2023年1月1日起,再按照實際發生額的100%在稅前加計扣除;形成無形資產的,自2023年1月1日起,按照無形資產成本的200%在稅前攤銷?!蓖瑫r,我國軟件企業的認定標準中對研發費用在營收中的占比存在限制,因此部分企業或為了滿足軟件企業的認定標準,或為了利用研發費用加計扣除騙取國家稅款,虛接受他人開具的研發費用發票,虛列企業計稅成本。

需要提醒企業注意的是,目前部分地區司法實務中認定虛開增值稅普通發票罪系行為犯,即犯罪分子實施虛開發票的行為達到一定金額及構成犯罪,無需造成國家稅款的損失,因此對于軟件企業及其上游開票方而言,相應違法行為的刑事風險極大。

三、軟件行業稅務合規建議

1.完善軟件企業稅務合規制度、建立合規管理組織

在當前大力打擊軟件行業涉稅問題的態勢下,企業以往經營過程中潛藏的問題將映入稅務機關的眼簾,因此推動軟件企業合規制度迫在眉睫,軟件企業負責人應主動遏制企業涉稅違法行為,加強企業規章制度管理。建議企業根據自身業務模式建立相應稅務合規制度。另外,軟件企業應根據自身規模建立合規管理組織,小規模軟件企業應由實控人及高管人員主導,大規模企業則應當更加細化,根據部門劃分等原則建立專門化組織,針對各稅種、政策實行有效監管,并定期開展稅務健康度檢查。

2.開展“業財法稅”融合,防范稅務風險

前已述及,軟件行業虛開的兩大成因:大力的稅收優惠政策和軟件產品科技屬性監管難的問題。針對稅收優惠政策,國家及各地區開展違規財政返還清理,設立在“稅收洼地”及園區的企業都可能受到稅務機關的檢查,并牽連出相應稅收違法問題;針對軟件產品科技屬性監管難的問題,稅務機關目前正聯合相關部門開展相應審查以刺破軟件企業的神秘面紗,相關違法認定將顯露無遺。

因此建議軟件企業從業務、財務、法律、稅務四個層面重新審核企業經營模式,從業務上確保交易的真實性和關聯性,從財務上建立財務檔案制度和賬簿檢查制度,從法律和稅務層面對企業“四流”進行合規檢查,實現“業財法稅”融合,防范企業涉稅風險。

3.咨詢稅務專業人員,應對涉稅風險

軟件企業涉稅問題暴露年限較短,直至今年稅務機關才將其列入重點稽查行列,因此企業相應的應對措施并不完善,不少企業不注重稅務自查及稅務機關稽查,直到行政甚至刑事階段才聘請律師進行救濟。對企業而言,通過稅務咨詢可以在經營階段有效阻隔稅務風險;案件進入稽查程序后,及時聘請律師應對案件可以有效防范涉稅風險進一步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