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稅警聯合破獲千億石化虛開大案,五大新型虛開涉稅風險應關注!


編者按:成品油發票模塊上線以來,石化行業涉稅案件與稅務風險等悄然轉變,新型變票模式滋生的相關風險將波及整個產業鏈。近日,一起利用黑客技術手段虛開專票案宣判,主犯獲刑12年。本文擬結合該案剖析石化行業目前存在的風險,并提出幾點防范與應對建議,以使企業能將涉稅風險控制在可接受的水平內。

一、案例引入:全國首例利用黑客技術手段虛開專票案宣判

(一)案件來源

2020年5月,遼寧鞍山公安經偵支隊接到稅務部門移送線索稱,鞍山海城市某有限公司涉嫌暴力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涉案金額巨大。鞍山稅警迅疾組建聯合專案組,展開偵查。

2021年7月28日,該案被公安部確定為督辦案件。

(二)案件事實

2020年2月以來,海城市某有限公司經營者通過從事售賣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馬某,幾經輾轉聯系到“黑客”技術人員何某華,何某華利用黑客技術先后向該公司刷入10萬噸成品油,虛增進項庫存,并伙同其他團伙成員,以每噸成品油獲利200或300元不等的價格,向山東、黑龍江等省份的多家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從中非法大肆獲利。

經審查發現,該犯罪團伙另存在通過200余個空殼公司移花接木,變更進口貨物品名沖抵進項,對外虛開燃料油銷項發票,以及利用“馬仔”打手等采用非法拘禁的方式向購票企業人員索要贓款,所獲贓款再由專門人員周轉洗錢等行為,涉稅犯罪手段多樣、復雜且隱蔽,該犯罪團伙職業化程度高、作案手法多樣、犯罪危害性大,極難發現和偵查。

(三)案件結果

鞍山警方成功抓獲何某華,首站告捷后,專案組在全國范圍內展開收網,先后抓獲技術黑客、買票逃稅企業經營者在內的犯罪嫌疑人22名,查獲了作案用的黑客文件12份、銀行卡500余張、電腦30余臺、手機60余部、現金1500余萬元。

2023年2月下旬,以何某華為首的利用黑客技術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團伙已經依法判決,其中,何某華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13名團伙主要成員分別被判處三年至十年不等的刑罰,其他成員也已進入司法訴訟程序。

目前,經公安部指揮協調,全國11省25市公安機關聯合行動,收網打擊,相關偵辦工作正在進行中。

二、石化行業傳統變票交易的虛開風險

2016年前,稅務機關踐行增值稅“以票控稅”的設計理念,一面依賴防偽稅控系統監控發票的真偽,一面通過交叉稽核系統比對企業的進銷項數額。由于當時對發票的管理還較為簡單、初級,各個行業中代開、虛開變票活動十分猖獗。隨著稅收大數據日臻完善,并在全國范圍內推廣運用,稅務機關的發票稽核能力大大提升,通過篩查開、受票企業信息,稅務機關能夠掌握企業的進、銷項品名是否相關、發票品名與經營范圍是否相符、開票數量與生產經營能力是否匹配、開、受票金額的增長是否異常等信息,從而強化對發票違法犯罪的監管。2016年9月6日,國家稅務總局發布《關于開展增值稅發票使用管理情況專項檢查的通知》(稅總函〔2016〕455號),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開展增值稅發票使用管理情況專項檢查,傳統石化“變票”問題浮出水面。

(一)傳統變票交易模式分析

1、用于生產領域虛抵消費稅的變票

煉化企業作為用票企業從原油供貨單位采購原油用于煉化成品油,原油供貨商通過將原油發票開具給過票企業和變票企業,將原油發票品名變更為成品油發票后再開具給煉化企業,從而使煉化企業在生產加工成品油時可以虛假抵扣消費稅。

2、用于流通領域的變票

在此類交易中,變票行為可以發生在采購環節,也可以發生在銷售環節。

在采購環節,用票企業采購原油,通過過票企業和變票企業取得汽油發票,從而用“采購汽油銷售汽油”的銷售行為掩蓋“采購原油并生產銷售汽油”的生產行為,規避消費稅納稅義務。

在銷售環節,用票企業采購化工原料生產加工汽油,銷售時對外開具化工原料發票給過票企業和變票企業,品名變更為汽油后再開具給自己控制的關聯公司,配上汽油貨物再對外開票銷售。用“采購化工原料銷售化工原料”的購銷行為掩蓋“采購化工原料并生產銷售汽油”的生產行為,偷逃消費稅。

3、調油商變票

類似于用于流通領域的變票模式,該模式下,用票企業往往通過不具有生產煉化資質的調油商購進成品油組分,通過租用油罐實施物理調和的方式將組分油調和為成品油,并通過變票企業變票提供的成品油發票配貨對外銷售。

4、脫離實貨的變票

在這一模式下,發票與實際貨物流轉相脫離,賣票人無需從用票企業處獲取變票所需的增值稅進項發票,僅從一些實體企業或空殼公司購進各種品名的增值稅進項發票,虛構進項稅額,再將這些發票品名變更為成品油發票后對外虛開出售牟利。

(二)專項稅務稽查加速虛開風險爆發

2017年4月,國家稅務總局發布《關于對部分地煉企業開展稅收檢查的通知》,部署安排全國25個?。▍^、市)國稅稽查局針對增值稅發票專項檢查中發現的石化行業問題開展消費稅專項檢查,重點打擊煉油企業通過商貿流通企業變換商品名稱借以偷逃消費稅等涉稅違法行為。由此,大量石化行業變票案件被移送司法。

在此類案件爆發初期,囿于對變票行為的本質、逃稅與虛開犯罪的邊界等認識的局限,司法上普遍將品名與實際貨物不符的變票行為歸入虛開犯罪評價。由于變票交易模式下絕大多數非法的消費稅利益由用票企業獲取,僅僅追究過票企業、變票企業的刑事責任對于挽回國家消費稅稅款損失杯水車薪,國家逐步強化了案件查處的財政稅收收入組織功能,涉稅刑事風險從空殼企業、變票企業向實體企業、用票企業延伸。用票企業除了承擔沉重的補稅、罰款負擔外,也同樣面臨被追究虛開責任的刑事風險。

(三)石化行業變票行為侵害法益的本質

2012年11月6日,國家稅務總局發布了《關于消費稅有關政策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2年第47號),明確石化貿易企業將消費稅非應稅品以消費稅應稅品對外銷售的,視為應稅消費品的生產行為,應按規定征收消費稅,從而將應稅生產行為的監管問題轉化為對進銷項發票的監管問題。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消費稅有關政策問題補充規定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3年第50號),以已稅消費品生產符合規定的應稅消費品,可以抵扣原料已經繳納的消費稅。

從危害后果上看,由于變票交易僅對品名作出變更,數量、金額等信息均與實際交易保持一致,且相應增值稅均按規定繳納,不會造成國家增值稅稅款流失的危害后果。

從行為的本質上看,變票行為的核心在于“逃”,即以非法方式減少其應申報繳納的稅款金額,損害的是國家對消費稅享有的增量債權。而虛開行為的核心在于“騙”,以非法手段將應代繳的稅款據為己有,損害的是國家對增值稅享有的存量債權。

因此,石化行業變票行為本質在于通過掩蓋消費稅應稅生產行為,逃避繳納消費稅,侵犯的是國家稅收增量權利。變票行為的客觀危害性與主觀惡性均與虛開行為存在顯著差別,應以逃稅罪評價。

三、成品油發票模塊上線后,五大新型涉稅風險須關注

2018年3月,成品油發票模塊上線后,企業須取得成品油企業標識,才能通過成品油管理模塊對外開具成品油品名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再加上該模塊通過將庫存成品油進項數量與可開票數量聯結起來,間接實現對成品油庫存數的監控。傳統的變票活動難以為繼,一些煉化企業開始謀求新的消費稅抵扣模式,甚至動起騙抵增值稅的念頭,石化行業由此衍生出各種涉稅違法犯罪模式的“新業態”。

(一)加油站富余發票回流煉油企業

加油站作為石油化工鏈條的終端,個體消費者、司機等購買成品油時往往不向其索要發票,使得加油站進項發票普遍富余。一些煉化企業便以支付開票費的方式,取得加油站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法發〔1996〕30號),進行了實際經營活動,但讓他人為自己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也構成虛開。為掩蓋“票貨分離”,煉化企業還會與供票企業訂立虛假的購銷合同,并偽造與合同匹配的資金流,通過在交易鏈條中加入過票企業,營造整個鏈條資金正常流動的假象。實踐中,通過“票貨分離”“資金回流”等線索,稽查極易發現交易異常,從而排查出整個過票鏈條。

(二)借用生產企業資質欠稅開票

成品油模塊上線后,只有成品油生產企業才能在取得原油進項票的情況下,對外開具成品油銷項票。因此,只有成立、控制或聯系到成品油生產企業,煉化企業才能繼續從事變票活動。由于充當變票人的“成品油生產企業”照搬傳統變票模式開票,在當下的政策條件下非長久之計,多數變票企業往往“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在成立后集中大量開票,而后在欠繳消費稅的情況下走逃失聯。變票人更換身份后,即開啟新一輪的變票活動,事后風險極高。

(三)變造進口繳款書

根據現行稅收法律法規,除金銀首飾等在零售環節征稅的應稅消費品外,其他進口應稅消費品均在進口環節由海關代征消費稅。按照《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印發<調整和完善消費稅政策征收管理規定>的通知》(國稅發〔2006〕49號),進口應稅消費品用于連續生產應稅消費品,抵扣消費稅應當取得《海關進口消費稅專用繳款書》。由于國內發票監管愈發嚴格,有些煉化企業試圖利用海關與稅務機關信息交換不完善的情況,通過涂改、填補等方式,變造進口專用繳款書所記載的金額、稅額等信息,進而依據國稅發〔2006〕49號,多抵扣消費稅。不過,目前海關和稅務建立了信息交換機制,此類行為極易被發現。

(四)借助委托加工隱瞞應稅生產行為

成品油發票模塊推廣后,部分煉化企業既想逃避繳納消費稅,又想盡可能規避涉稅風險、提高交易效率,遂轉而從消費稅征管中尋找漏洞。根據《消費稅暫行條例》,委托加工的應稅消費品,由受托方在交貨時代收代繳稅款。煉化企業通過與異地企業簽訂虛假的委托加工合同,并偽造虛假的資金流支撐異地企業進行了原油加工的事實,但實際上煉化企業自行購買原油、取得原油發票、生產加工成品油,待到對外銷售成品油、開具成品油發票時則主張受托方已經代收代繳相應稅款,實則既無委托加工,也無代收代繳。加之受托方與煉化企業各自的主管稅務機關信息溝通不暢,真實交易情況不易考察,煉化企業從而能借助虛假的委托加工關系隱瞞生產行為,規避繳納消費稅。但這種交易行為極易引發稅務系統消費稅納稅風險預警,從而牽連出稅警聯查爆發虛開風險。

(五)私賬坐收坐支

一些煉化企業采用最原始的私賬收支模式,企圖以兩套賬簿的方式完全脫離發票監管。事實上,私賬收支的確具有隱蔽性,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加入私賬收支的陣營,合法經營的企業反而在市場競爭中落于下風,甚至迫不得已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不過,專項檢查啟動以來,私賬收支也并非高枕無憂,稅務機關通過調取企業關聯方的銀行賬戶,很容易發現其中的稅務問題。而按照《稅收征收管理法》,私賬收支定性偷稅幾乎是板上釘釘,基本沒有辯護空間。

此外,一些煉化企業利用歷史遺留虛假庫存、成品油發票紅沖時間差、黑客技術篡改系統等方式對外開票,涉稅風險極高。在增值稅利益驅動下,部分煉化企業還存在非法出售富余票的現象,這些發票流入制造業、物流運輸等行業領域,下游企業利用其騙取抵扣增值稅稅款,行政、刑事責任亟待防范。

四、石化行業如何防范和應對新型稅務風險

成品油發票模塊上線后,石化行業進入后變票時代,稅收征管改革持續深化,對石化行業稅務合規提出了新要求,石化行業應當密切關注并謹慎防范新型稅務風險。

(一)完善供應鏈,確保日常經營合規

通常情況下,石化產品到達最終消費者需要經過較長的產業鏈條,其中個別環節混跡著的投機主義者通過非法手段偷逃消費稅、騙抵增值稅,容易引發稅務風險。且風險一旦爆發往往牽一發而動全身,整個產業鏈都或將不能獨善其身。作為煉化企業,尤其應當甄別上游供貨商資質,謹慎識別其有無實際經營、有無重大稅收違法等情形,評估企業取得發票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完善供應鏈,避免上游虛開風險殃及自身。

(二)健全發票管理,注重發票合規

除了采購環節應當核查取得發票與實際購進貨物在品名、數量和價款等的一致性,對于從個人、小規模納稅人處購進貨物的,應當注重開票方與供貨方的一致性。如果對方不配合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事宜,應當提前與當地稅務機關溝通一致,要求對方與開票方簽訂掛靠協議,從而取得以被掛靠方名義代開的專票,用于合規抵扣進項。企業對外開具成品油發票,也應當嚴格遵循發票管理相關規定,規范、健全企業成品油發票管理。

(三)嚴格管理業務流程,定期排查稅務風險

一方面,企業應當圍繞采購、入庫、銷售等階段,做好進銷存的動態管理工作。將整個業務流程中取得的合同、貨權轉移憑證、運輸單據、出入庫單等留存備查,有利于證明交易的真實性。

另一方面,企業應當強化合規意識,建立專門的內部風控機制,以法務、財務部門為主導,以賬簿及會計憑證為基礎,以涉稅風險清單為依據,比對業務真實性及合規性,定期自查自糾,將稅務風險化解在前端。

(四)聘請稅務顧問,做好稽查應對

相比于企業、司法機關,稅務顧問在稅務問題的處理方面展現出專業性,有助于解答企業的涉稅疑難問題,幫助企業就涉案交易情況、稅務處理及法律適用等問題與稅務機關、司法機關等進行有效溝通,避免稅務風險具象化。